• 周二. 6月 18th, 2024

1号位 HTC汪丛青:2030年前XR会替代手机AI接下来或让30%的人失业

admin

8月 10, 2023

搜狐科技高端访谈栏目《1号位》与知名企业家、公司高管展开深度对话,本期我们邀请到了HTC企业发展全球副总裁汪丛青。

汪丛青,HTC企业发展全球副总裁、虛拟现实风投联盟主席兼虚拟现实产业联盟副理事长。他拥有麻省理工大学(MIT)计算机硕士学位和斯隆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师从VR之父Tom Furness。在科技领域,他拥有近28年的管理经验,自2016年开始全面领导HTC VR的中国区业务,今年起担任HTC企业发展全球副总裁一职,负责推动建立全球企业级重要合作伙伴关系。

还未上市的苹果首款MR头显,依旧是XR行业关注的焦点。2023ChinaJoy期间,HTC企业发展全球副总裁汪丛青在与搜狐科技对话时谈及了苹果入局对行业的影响。

他认为,目前从近四千美金的价位段来看,苹果的入局对任何厂商都没有威胁。“苹果的加入其实会让市场盘子变大,加速解决XR内容不足的问题,较高的售价也会让市场更健康。比如Meta其实一直是在过度补贴,亏钱卖东西。”

与苹果的“姗姗来迟”不同,HTC早在2015年便推出首款VR产品HTC VIVE。据汪丛青透露,从研发的角度来看,HTC不落后于任何其他人多、钱多的公司。

深耕行业这么多年来,汪丛青对XR行业的发展充满乐观。“我预计在2030年以前,头上的屏幕可以代替口袋里面的屏幕。XR设备销量一定会超过手机,基本上就是下一代的计算设备。”

他认为,人类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在三维的环境里边,但是现在用的设备都是2D的屏幕,其实这是不自然的,因为人一直会追求越来越度的互动。

不过,这种变化现在还不太可能发生,因为技术、设备还需要时间成熟。“要替代手机,需要几十克的设备,但现在电池、重量、芯片性能遇到的不少问题,还没有很好的方案来解决。”

苹果的新产品,让XR火了一把。但从出货量表现来看,其实行业仍然处于低谷期。今年第一季度,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同比下降54.4%。而在中国市场,一季度AR/VR出货17.3万台,同比下滑37.6%。

汪丛青表示,目前行业来看营收主要来源于ToB。“行业应用是有粘性、有利润的。消费者的市场反而是最难的,因为用户很挑剔。”

缺乏高质量内容,一直是XR从业者面临的最难挑战之一。汪丛青认为,AIGC的发展将大大提高内容生产的效率。“我有朋友工作室一半做美工的人都裁掉了,用AI可以比人更快。”

时下,AI大火已经对人们生产生活开始产生影响,比如妙鸭相机被认为会取代诸如天真蓝、海马体等照相馆。汪丛青也谈到了他的看法,“包括翻译、记者、艺术家都或被AI代替,可能高级记者还会存在,低级记者写个财报这种真的没必要了。”

汪丛青认为,这种向前的动力是停不了的,接下来两三年可能会有百分之三四十的人失业。再往前看,AI基本上是我们的下一代。“人类创造出了一个新的生物,而且它很聪明、有能力。”

汪丛青:我觉得越来越有信心这个行业会起来,真正大众化的这一天来得越来越近了。不管对于市场还是开发者来说,今年苹果发布MR头显都是一个好的信号。而且苹果产品在非常高的价位,像是Meta做的事是在过度补贴,所以现在更健康。

搜狐科技:从产品形态来看,目前厂商推出的有VR、AR、MR等,您觉得那种品类会率先跑出来?HTC会重点布局哪方面?

汪丛青:很多人觉得AR、VR、MR是三个不同的东西,事实上它们都是一件事,只是多少的真实和多少的虚拟在你的眼前。现在的设备基本上都是混合的概念,比如苹果的设备有个按钮,可以调节真实和虚拟的程度。

搜狐科技:您预计未来人们待在虚拟空间里的时间超过在现实世界中的时间,现有XR设备为什么还不能做到这样的沉浸感?

汪丛青:头上的屏幕可以代替口袋里面的屏幕,我预期是在2030年,这个转换可能是从2025年开始。因为现在的设备还是500克左右,HTC的好一点大概200克左右,但是还是不够。真正要这种几十克的设备,需要更多的时间。目前有很多物理问题没解决,比如电池、重量、芯片等。

搜狐科技:今年AIGC可能是最热的话题,您之前说过AIGC可能会解决XR行业内容不足的问题,但是会牵涉到比如版权保护的问题?

汪丛青:迟早大家会对版权保护的概念会弱化。比如AI生成的图片,跟用相机去拍一张相片,没什么差别。它是一个工具,可以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情。科技在变化的时候,社会也在变化,对于这方面的要求和保护也会有变化。

汪丛青:我觉得这是一定的事。我有好多朋友是做软件开发的,工作室一半做美工的人都裁掉了,用AI可以更快。现在只是需要几个高级的美工,他们出创意然后微调就可以出来了。

汪丛青:基本上任何跟数据分析有关的人也会被代替,包括翻译、记者。可能高级记者还会存在,低级的记者写个财报这种真的没必要了。

这种向前的动力是停不了的,人必须要找到一些合适去做的事,短期我们可能还是会有一些小的优势在创意上面,再过可能四五年创意方面我觉得大多数人也比不上AI了。

汪丛青:确实是,而且会取代得很快,以前发动机代替马,这种Industrial revolution花了可能100年,但是接下来两三年可能会有百分之三四十的人失业。

接下来0-5年我们会进入AI是工具的时代,让工作效率更高;5-20年,AI开始代替我们,我们就不用去工作或者只是工作一点点。再后面,我觉得我们完全不用工作了,AI基本上是我们的下一代,人类创造出了一个新的生物,而且是这么聪明、有能力的新生物。

搜狐科技:回到XR行业,我们看到现在头部的厂商比如Meta也是在持续的亏损中,HTC在商业化布局这一块的策略是什么,什么时候可以实现盈亏平衡?

汪丛青:HTC跟Meta的一个很大差别在于,Meta是亏钱卖东西,因为有其他业务来补贴,我们是做一直健康的、可持续性的业务,而且我们更多还是ToB的客户,他们会更愿意花合适的价钱买高质量的产品。

汪丛青:因为我觉得行业还没有到要去抢市场的阶段,这个市场还很小,所以我有点不太同意某些公司的策略,在一个还没有成熟的行业,把钱扔进去不一定拿得回来。

搜狐科技:XR设备的应用包括游戏、教育、办公等等场景,从HTC的数据来看,哪种场景目前的粘性最高?

汪丛青:行业的应用是有粘性、有利润的,现在消费者的市场是最难的,因为用户很挑剔,买回来可能用了几个月就不用了或者要退货。接下来,可能苹果在做的一些事会帮助消费者市场起来。

搜狐科技:从今年的市场情况来看,全球包括国内设备的出货量都有所下滑,国内有些大厂也是有裁撤XR团队,您认为现在行业处于一个低谷期吗?

搜狐科技:刚刚我们也提到很多次苹果,聚焦到这款产品Vision Pro,能不能谈一下您个人的看法?

汪丛青:我觉得这个产品不是一个完美的产品,但是对于一个没有在这个领域做过产品的公司来说,还是有很多亮点。

这不是一个完全创新的东西,因为大部分功能,不管是HTC还是其他的厂商都有,而且苹果价格比别人都高。苹果现在量级也上不来,一年只能做大概十几二十万台。这个产品是在苹果开发者大会推出,苹果在全球有几十万的开发者,我觉得基本上生产多少,就可以卖给这些人。

汪丛青:这个很难说,但是苹果做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界面同质化,因为以前每一个厂商,甚至每一个开发不同,对用户来说挺累的。

汪丛青:是个好事,给全球一个信号说这个领域是有规模的,让开发者可以放心去开发,也会解决内容不够的问题。

苹果的入局不会造成威胁,因为他们现在在做的产品价位段,对任何厂商都没有威胁,会买它的人只会买它。苹果手机在市场上也就20%的份额,电脑是10%左右,不会说一进来就能把其他厂商都消灭掉,苹果进来会让市场盘子变大。

汪丛青:我觉得在2030年以前是一定的,基本上就是下一代的计算设备。我们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在三维的环境里边,但是现在用的设备都是2D的屏幕,其实对于人类来说是不自然的,人一直会追求越来越度的互动。

搜狐科技:其实从2016年的VR元年,到2021年的元宇宙元年,这个行业经历了很多次这种概念的热潮,但是实质上的出货进展好像还没有到来,大家是对于这个行业太乐观了吗?

汪丛青:每一个技术都是有一个温暖期,这些技术指数性增长前面的一段你是看不到的。到了那个点的时候,一下就起飞了。

手机也是这样子,黑莓的时候是千万量级,第一年苹果手机也只卖了600万台,后面到了第四、第五年的时候才真正起来,过亿了。苹果这个头显,我觉得还没到初代iPhone的程度,可能像是Noki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