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6月 18th, 2024

PICO进行裁员调整XR泡沫被刺破?专家:生态是关键

admin

11月 8, 2023 #混合现实XR

PICO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的传闻坐实了。11月7日,PICO发布内部通知,计划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将对市场销售服务、Studios、视频、平台业务团队进行人员调整。同时,在表达出“VR行业发展仍处于非常早期”的判断时,PICO仍表态对XR业务“有耐心,看长期。”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内一众大厂纷纷调整与裁撤XR业务时,也有“新玩家”苹果加码XR业务,将其视为“空间计算时代的入门券”。对于集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和混合现实(MR)的XR行业而言,如此“两重天”的反差迹象给其带来哪些思考?XR行业真正大规模商用仍需要补足哪些短板呢?

“组织需要保持精干,聚焦在重要的工作上,我们会持续根据业务的实际需求来调整组织。”在内部发言中,PICO CEO周宏伟坦言,VR行业处于非常早期的状态,PICO对行业和市场的发展估计得比较乐观,但实际上没有预期的那么快。

“公司对XR业务有耐心,看长期。”周宏伟还提到,PICO接下来对组织进行调整的总体思路是聚焦在硬件和核心技术长期探索和突破上。在保正常运营的同时,会下更大的决心在长期价值点上加强投入,在其他方面短期内缩小投入。短期内,部分团队的规模会有一些缩减,主要涉及市场销售的服务、Studios、视频、平台业务的团队。

作为字节跳动豪掷90亿元收购的元宇宙入场券,PICO在2021年8月被字节收购之后迎来迅猛发展,在研发、营销、运营等方面重金投入,团队规模从200人上升至巅峰时期的超1000人。同时,字节跳动方面还表示,字节跳动在VR、AR领域的探索会全力放在PICO

2022年8月,PICO发布了消费级VR新品PICO 4/Pro。在发布会上,周宏伟预测PICO 销量将超过100万台。

为了达到上述目标,PICO开始真金白银补贴市场,用烧钱的方式提高市场占有率。据媒体报道,为抢占市场,PICO甚至以每卖出一台设备要亏损500元左右的售价销售PICO 4。

不现实情况是,PICO的销量虽然让国内一众VR厂商艳羡,但离其100万台的销量目标仍有一定距离。根据IDC报告,2022年中国AR/VR头显出货达120.6万台,AR出货10.3万台,VR出货110.3万台。 2022年度中国市场出货量前5的VR设备依次是Pico Neo 3、Pico 4、Nolo CM1、奇遇Dream Pro、奇遇Dream,全年出货分别为50.5万、21.7万、6.6万、5.4万、2.4万台。

与此同时,在开拓全球市场时,PICO也开始与先行者Meta正面交锋。面对PICO选择亏钱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攻势,Meta也随之将降低 Meta Quest Pro 的价格,Meta Quest 2 售价降低70美元,Meta Quest Pro零售价降低400美元。

面临劲敌的同时,国内萎缩的VR市场也给了PICO泼了一盆冷水IDC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国内AR/VR头显销量跳水,出货量仅为32.8万台,相比去年同比下滑44%,其中VR出货26万台,同比下滑53.3%。按照这个市场趋势,即便PICO将2023年销售目标下降至50万,PICO也依然难以完成既定目标。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PICO的内部调整更像是市场环境萧条、产品竞争力不足以及用户内容生态缺失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游戏行业分析师张书乐表示,PICO有产品无内容,看似很高的市场占有率,不过是在一个根本未开发的市场里的先入者份额。其获得资本支持快速发展的过程,导致整个产品链结构性的断层,让其难以为继。本质上,VR行业过度虚火之下,消费者已经完成了用钱包投票和刺破泡沫的行为。

在字节跳动之前,已有腾讯、快手、爱奇艺等大厂对旗下XR业务失去“耐心”,相继调整甚至裁撤旗下XR业务。

今年2月,快手元全景视频业务负责人马英武确认离职,快手的VR业务、元宇宙业务按下暂停键;同月,腾讯XR业务被曝将变更硬件发展路径,相关业务团队进行调整,业务负责人沈黎已于离职;8月,爱奇艺旗下 VR 公司梦想绽放科技有限公司被曝已经停摆,超百名员工被欠薪,目前官方渠道产品已全线下架。

在国内一众厂商收紧XR业务的同时,XR领域却迎来了新的玩家。6月,在2023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发布了其打磨了近七年的首款MR头显Vision Pro。在互动方式创新上,Vision pro通过眼睛、双手、语音交互输入,有效地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提升交互效率,更便捷地与生态内其他硬件联动使用。

库克更是对Vision Pro寄予厚望,“如同Mac将我们带入个人计算时代,iPhone将我们带入移动计算时代,Apple Vision Pro将带我们进入空间计算时代。”

张书乐分析道,苹果推出Vision Pro的核心不是为了抢占头显市场,而是建立一个新的操作系统,实现苹果各类产品的跨屏操作,这从另一层面赋予了内容,加上苹果自身在内容(游戏、工具应用到影视娱乐)都有布局,这让其头显不至于是无本之木。

不过,在苹果Vision Pro发布之后,外界所期待的拐点时刻并未降临,整个XR行业依旧冷清。

“此前,Meta与Pico的补贴性销售策略让企业背负现金流告急的压力,因此减少产品补贴、裁员和组织架构重新优化成了必然之举。”有行业分析师表示,“如今整个行业都已经回归理性,厂商更关注如何实现盈利、增强用户黏性、丰富内容生态等本质,更加关注产品和内容本身才能迎来新一轮增长,同时才能更好应对苹果等新对手的挑战。”

上述分析师还表示,目前,仍需要理顺与完善开发者环境,XR开发成本投入高、玩法体系仍待摸索等问题,导致开发者不愿意大规模投入内容体系建设中去。在vision Pro产品问世之后,由苹果区围绕XR技术搭建相关研发苹果以及生态体系,将会有更多影视、游戏、音乐等互动形态的产品出现,届时或将有更多开发者愿意加入XR生态体系建设,也将吸引更多用户通过XR产品获得更好的互动体验。

“从目前的情况看,技术爆发或许还要十年。”在谈及XR行业周期发展时,张书乐坦言,XR行业真正大规模商用需要解决头显产品轻量化、显示效果真实化、显示内容多元化等问题,或许真正的爆发,需要有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原生游戏达成科普,就如当年《宝可梦GO》的大流行而推动了AR概念的普及一般。